重生之美人天下

/

第279章,幼子登基,太后摄政(大结局)

    至此,两人一直都装作若无其事。+◆+◆+◆+◆好像一切都并未发生一般。

    一直到第二天天刚一亮,徐守敬便去请了太医林喻过来。

    毕竟,若要平安度过此事,就必须得过林喻这一关。

    不过当林喻看到耶律贤尸体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虽然他知道耶律贤最多活不过三天,可却还是没有对这一天的到来做好足够的准备。

    “这......”林喻结结巴巴的看着燕儿问道。

    燕儿也不隐藏什么,于是坦然的道:“没错,是本宫做的。不过你也知道,即使本宫什么也不做,皇上也活不过今天晚上。本宫不过提前结束了他,让他早一脱离苦海而已。”

    林喻看着眼前的燕儿,顿时有些心疼。其实,早在很久之前,他就已经偷偷的爱上了燕儿。可因为身份的悬殊,这份感情他也只能放在心底。而此时,燕儿明显为了近日杨宁羽和耶律贤的死憔悴了许多。他看着,又岂能不心疼?

    虽然他不愿意看着她成为杀人凶手,可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剩下的唯有去面对。而他自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站在燕儿的这一边。

    “皇上已经归西,再无生还的可能。还请皇后娘娘节哀顺便。”林喻低着头向燕儿禀告道。

    “死因呢?”燕儿装模作样的问道。

    “皇上乃是死于旧病复发,身上并无其他的外伤。”林喻缓缓道。

    燕儿满意的了头,看来这林喻还是十分有眼力见的。若是他刚才随便喊一句,甚至随便搞什么动静出来,那她绝对是逃不脱所有的罪名的。而这些罪名已经够她失去一切的了。可林喻却还是没有这样做。也因为他舍不得这样做。

    而多了一个支持者,燕儿心里的底气顿时足了许多。

    “徐守敬,你去将耶律休哥给本宫叫过来!本宫有事情跟他。”燕儿淡淡的对徐守敬道。

    不一会儿,徐守敬果然带着耶律休哥前来。

    燕儿和徐守敬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对耶律休哥讲了一遍。岂料,这耶律休哥竟然一都不觉得惊讶。仿佛在他的眼里,早就料到了这一刻会到来一般。

    燕儿不多废话,对耶律休哥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便让其出去了。

    待耶律休哥走出营长之前,他亲自下命令给全军,往后的一个月里,众人都不允许私自出营,否则,杀无赦!

    由此,彻底的封锁了皇帝已然驾崩的事情。

    这天中午的时候,韩德让带着耶律隆绪和自己的一队人马火急火燎的赶来。

    燕儿见韩德让前来,万般的委屈和苦楚,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不由得放声大哭起来。

    韩德让对燕儿此时的心情颇为理解,见燕儿如此,只好在一旁肃立静候。

    待燕儿哭过一阵之后,韩德让这才上前劝道:“大行皇帝刚刚殡天,万事恐棘,诸事还需皇后娘娘主持,请皇后娘娘节哀!”

    这时候,徐守敬从衣袖里面拿出一份东西,对众人道:“大行皇帝有遗照在此,还请皇后娘娘过目。”

    其实如果燕儿没有猜错,遗照里必然是写着立耶律隆绪为帝。

    不过,碍于面子,燕儿还是不得不像模像样的将遗照打开。

    果不其然,耶律贤在遗照里将皇位传给了燕儿的儿子耶律隆绪。

    有耶律贤的遗照在此,燕儿就在稳定控制全国局面的前进路上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尽管在她的面前还有许多暗礁和险滩。

    “大行皇帝撇下哀家孤儿寡母而去,外有南朝虎视眈眈,内有皇族耶律氏强兵雄藩,这可让哀家怎么办才好啊?”燕儿一边一边哭。

    “大行皇帝既已嘱托臣等辅佐新君,那臣等自然是在所不辞。臣等必定不负使命,太后娘娘又还有何忧?”韩德让拱手问道。

    燕儿廷韩德让这么一,对应对眼前的严峻局势更加增强了信心和勇气。

    她当即便决定由韩德让主持营中的一切事务,由耶律成风统领行营宿卫大权,而耶律休哥,则是整个大辽阵营的全指挥,主要负责防范大宋的突然袭击大兵压境。

    韩德让指挥行营中的上下人等在行营大帐内布置了祭奠耶律贤的灵堂,并设置了牌位。

    因为事出突然,所以只能一切从简。

    不过,对于耶律贤去世的消息对外界仍然是保密的,所以请和尚、道士等做佛事或者到场等为耶律贤祈求冥福的事情只好都免了。

    当晚,在韩德让的主持下,又在行营中举行了新皇帝的即位典礼。这本来应该是在耶律隆绪这一生中最充满光彩和威严的时刻,然而因为环境太过特别情势也特别紧张,所以一切只能从简。

    年仅12岁的耶律隆绪在燕儿的带领下,在他的父皇耶律贤的灵柩前行跪拜大礼。

    由韩德让宣读耶律贤的遗诏。耶律隆绪正式登基,成为辽国历史上第六个皇帝辽圣宗。

    不过,此时耶律隆绪虽然已经继承了皇位,可要获得巩固的地位,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于是,在燕儿和韩德让的精心策划下,从行营中向全国发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诏令。

    第一,把耶律贤的遗诏全文颁发给各道州县,让全国人民在为耶律贤举哀的时候,同时也知道新君已经合法继承了皇位。

    第二,颁布大赦令。对以往拘押、判刑的罪犯,除了犯有谋逆大罪之外的,全部予以赦免,以示宽大为怀,收系民心。

    第三,调兵遣将,充实边防。任命耶律休哥为北院大王,全面负责南京方面对宋朝的军事。为加强南京的防御力量,燕儿又调她在萧氏门族中的心腹爱将萧道宁率本部兵马进驻南京。

    第四,燕儿根据之前处理朝政所掌握的情况,将那些碌碌无为的大臣全部换掉,让他们去担任闲散的职务。同时对皇族耶律氏诸王给与高官厚禄,但变相剥夺他们对军队的指挥权。

    统和元年,耶律隆绪率文武百官给太后萧燕燕上尊号承天皇太后。至此,燕儿开始了她实际做辽朝最高统治者长达27年的摄政生涯,辽朝的历史也逐渐进入了萧燕燕时期。

    不久之后,韩德让的结发妻子李沐芸因病去世。韩德让伤心欲绝。

    由于同为丧偶之痛,更何况两人早些年还曾是彼此的初恋,甚至还有婚约。只是后来被耶律贤用一道圣旨阻拦了他们的缘分,这才导致现在各有归属,也各自伤心的局面。

    所幸,两人余情未了,没过几年,便和好如初,陪着彼此走过了生命里最难熬的日子。

    统和二十七年,燕儿因病在行宫中溘然长逝,享年57岁。(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