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复仇之旅

/

长长的尾声:

    南安市一环境清幽的茶楼内。『言*情*首*发..om『言*情*首*发..om? 壹??小说??.1xioshuo

    “如此,就按此点数,以销售分成的方式展开合作。相信咱们的合作将会真正双赢!”苏雨笑盈盈站起身,伸出右手。

    “苏**的性格,就和您的设计风格一样,幽雅别致、贵气天成!我相信,我们的合作一定会比成功本身更值得期待!”雁翎服饰总裁梁雁翎笑意盈盈地握住苏雨的手。

    两人相视而笑,目中期待之意均是盛浓。

    “只是……有点小小的好奇,不知当不当问?”梁雁翎笑道,“女人嘛,好奇心太旺盛了,呵呵!”

    “梁总裁是不是想问,为什么我执意要压下此款设计不,错过早日收获的机会?”苏雨会心一笑。

    “苏雨果然是惠质兰心之人!”梁雁翎衷心赞叹。

    “此前,有些个人私事未能处理完,有些后顾之忧!”苏雨慢慢地说着,脸上漾开欣慰笑意。此生她终究是改变了太多事,李春绢之事甚至未来得及生,杨涓便落网了。

    苏雨也曾猜想,今生杨涓做下如此之多的恶事,是不是自己也有推动之功?正因为杨涓把所有心思都花在了做恶事上,所以诬陷李春绢这种小事,杨涓就不屑为之了?

    不过,这样一来,还有一对朋友能安然无恙,又岂不正是一种幸事?

    李春绢单纯直爽,为人娇憨,又心胸豁达,是自己身边这群人的开心果,自带无限的正能量。因此,大家都自内心地想呵护她。

    正因为此,她最终免遭杨涓涂毒,岂不正是众心所向?

    “原来如此!多谢苏**满足了我的八卦之心!”梁雁翎笑道,“如此,我就先告辞,立刻去安排前期策划和宣传之事!”

    “好的!再会!”苏雨挥手,“有事可随时联系我!”

    梁雁翎兴冲冲而去。苏雨也结了帐走出茶楼。

    深秋的天气有些阴沉,苏雨的心里却是阳光明媚。前世里给李春绢带来灾难的设计图,今世里自己以这样的方式卖给了雁翎服饰,所得的所有收入。也将归李春绢所有。这,就算是自己补偿前世对她亏欠的方式之一罢!

    慢步走到车前,刚坐到驾驶室内准备打火,一道人影突然冲过来,一把拉开后座门钻进车里。

    苏雨讶然回头。却见一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神情恐慌狼狈的男子正躲在车内嗦嗦抖。

    见苏雨回头,这人一脸惊惧之意,合掌哀求道:“这位**,求你了,让我躲会儿!有人追杀我!等那些人走了,我一定会离去的!求求你了!”

    “下去!别把我的车弄脏了!”苏雨脸色一冷,寒声道。

    “求你!求你!”男子一个劲地求恳。

    “有些人,我会拔刀相助!有些人,我不去找他麻烦,他就应该烧高香才是!”苏雨冷然道。“而你,就属于后者!”

    “为……为什么?”男子满脸不服气。

    “因为,你是余志!”苏雨说,“而我,是杨明达的好朋友!”

    “你……是你!”余志惊愕万分,“当初就是你帮杨明达还了巨额高利贷!”

    “不错!”苏雨道,“所以,滚出我的车子!没让我扔你出去!”

    余志目中凶光一闪,咬牙切齿道:“那就别怪我了!杨明达那混蛋害我至此!你就替杨明达偿债吧!搞死你,卖了你的车。还可以换点钱!”

    说着,余志纵身一扑,双手朝苏雨脖子掐过来。

    苏雨抬手,闪电般抓住他的一只手臂。轻轻一拉,然后再抓向另一只。

    只听“咔嚓!咔嚓!”两声轻响,余志的两只手臂就被拉脱了臼。

    余志刚惨叫出声,车门就被打开了,跟着,他的身子就不由自主地飞了起来。砰然落地。

    “啊!”

    余志出更大的惨叫声,一下子将正在追寻他的人吸引了过来。

    苏雨冷笑一声,动车子,扬长而去。

    就冲余志想要杀人劫车,苏雨就完全可以把他送到牢里去。只不过这样一来,余志倒是可以成功躲债,倒霉的却是余志的家人了。所以,这种人就送给那些追债的吧,自己欠下的债自己偿岂不更好?

    车开到半路,苏雨接到了郑青松电话:“苏雨,我的梦想实现了!我就要进国家特别行动队啦哈哈!后天我举办饯行宴,你一定要来啊!”

    “不是吧,后天我的公司挂牌开业,你说我脱得开身么?”苏雨说。

    “那,我改成明天总行了吧?”郑青松无奈道。

    “明天我们一家要与吴家人正式见面!”

    “大后天呢?”

    “大后天付敏母女要跟着曹师兄远赴国外,我要跟他们送行!”

    “啊啊啊,苏雨你是故意的吧!我三天以后就要走了!再想让我请你吃饭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呢,你可要想清楚!”

    “我也不想啊,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了嘛!要不,你请我吃早饭?”

    “去你的!那就大后天,一起饯行!哼哼!”

    挂掉郑青松电话后,苏雨想了想,掉转车头朝警局开去。

    凌飞霜正在和新任刑侦队长江一鸥做交结。郑青松要进特别行动队,凌飞霜则提升到了省刑侦队去了。接连破获几起陈年旧案、大案,还令人难以置信地未损一兵一卒端掉了红门,这些功绩,连升数级也不为过。只是凌飞霜终究知道自己的功绩是谁造就的,所以很清醒地拒绝了上头连升数级的意思,选择进了省刑侦队,做大队长。

    看到苏雨,凌飞霜一贯冷硬的脸上立刻浮现温和的笑容:“苏雨,你怎么有空过来了?”

    “是啊!我现在天天都很忙,也不知道怎么有时间来你这里!”苏雨笑嘻嘻地说,“不过,你和郑青松都要去你们想去的地方了,我再怎么忙,也要抽空来当面说几句道贺的话吧?”

    “那,你来得正好!”凌飞霜嘿嘿笑道,“顺便帮我一个忙!”

    说完。凌飞霜朝江一鸥使了个眼色,拉着苏雨就走。

    江一鸥早就呆愣着说不出话来了。这个强势冷硬凌队长看到苏雨居然笑得像花儿一样,自己没眼花吧?

    若不是凌飞霜已结了婚,他真是忍不住要怀疑凌飞霜是那啥了……

    震惊归震惊。见凌飞霜使眼色,江一鸥还是迅反应过来,立刻快步跟了上去。那根难啃的骨头,他们审了无数次了,对方就是坚决顽抗到底。难不成。凌飞霜是要请苏雨帮忙?

    可是,他们这些专业人员都搞不定,苏雨又能如何呢?

    “喂喂,凌队长,临走了还要榨干我最后一滴血哪?”苏雨一看凌飞霜这架势,心中明白了大半,不由笑道,“你也忒不懂世故了喂,让我直接卖江队长一个好,以后我好跟江队长打交道不好么?”

    “好啊苏雨。你倒是世故了是吧?”凌飞霜笑道,“这是我走前最后一件未解决之事!谁让你来得正好呢!”

    苏雨笑嘻嘻不作声了。凌飞霜的性格,对有些人来说又臭又硬。即使与自己合作了这么多次,凌飞霜骨子里的那份要强还是改变不了。所以,那个人久攻不下,她却一直未开口让自己帮忙。

    奈何郑青松越来越腹黑,居然也不肯开口请自己出手,只是故作不知,一味偷笑着看好戏。

    没想到,凌飞霜还是开口了。而且求得那么顺溜!

    看来,人都是会变的啊!

    三个人很快来到了审讯室。

    一看审讯室内巍然不动、一脸坚硬如铁般神情的人,苏雨脸上便露出了一丝冷笑。当初在医院时,苏雨曾对这个人很有好感。在他母亲没有底线找欧阳凡要钱时。他曾劝阻过,并流露出了羞耻感。

    只是,在更大的**面前,他终究是沦陷了。成为了一个没有羞耻感的帮凶!

    “常祎,今天是你最后一次提审!”凌飞霜冷然道,“其实。有了苏蓉、周妍的指证、有了杨涓的口供,我们完全可以直接定你的罪!只是,我凌飞霜做事,喜欢十全十美,才给了你机会认清自己的罪行!人只有认识到自己的罪行,才有幡然悔悟的机会。常祎,你可明白?”

    然而,常祎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凌飞霜一眼,就沉默地移开了目光。

    “常祎,你为什么不敢看我?”苏雨突然淡然开口。

    常祎的身子微微一怔,目光却依然落在脚前地面上,似乎地上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的视线一般。

    “你的母亲为了钱,协助杨涓绑架欧阳凡;你的弟弟为了所谓的感情,帮杨涓做戏制造了车祸要胁安在月;在我被他的痴情感动,协助他见杨涓最后一面时,他却和杨涓密谋,请来国际杀手杀我!”

    “那么,常祎,你是为了什么,帮杨涓绑架我的妹妹和朋友?”苏雨慢慢地,语声平静地说。只是,在她平静的面容下,却有一股火山般的愤怒亟待爆。她这次来警局,目的之一正是为了常祎。

    常祎依然沉默不语,只是脑袋垂得更低了。

    “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苏雨声音带了一丝冷意,“为了你所谓的梦想和抱负!也因为,得到了的东西,就舍不得失去。是吗?所以,你甘心做了杨涓的狗,做下有违良心的事!”

    常祎的身子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早在杨涓对他提出绑架要求时,他就明白了。他其实与他母亲并无不同!只不过他母亲爱钱爱得坦诚,而他在有了名义上的公司、体会到了所谓的梦想实现后的快感时,就再也无法放弃自己所拥有的了!

    那个曾被自己厌恶、唾弃的杨涓,其实是真正洞悉了自己的真正性格和欲.望,才会给钱他开公司的吧?

    可是这个苏雨,只是与自己粗略地见过一面而已,居然也将自己看得透透的!这人更可怕!难怪杨涓会栽在她手里!

    “只不过,即便如此,想要撬开我的嘴,没那么容易!”常祎内心暗嗤,脸上浮现一丝不屑的冷笑,身子一端,抬头冷冷地看着苏雨。“苏**。你凭什么认为,你无凭无据揣摩别人的行为就是正确的?纵然我母亲弟弟都对不起你,你又凭什么报复在我身上?”

    苏雨脸色平静地看着他,片刻后走到他面前。在他耳边轻声道:“我报复你?你错了!我要报复的是你全家!我爱人,我妹妹,我朋友,被杨涓捏断了四肢、灌下了毒.药。这些,全是你们蛇鼠一窝的一家之功劳。所以。你们认为,只需服几年刑,就能出来重新做人吗?”

    常祎的脸色一下子雪白。

    苏雨的语声很平静,似乎只是很平实地陈述了一个事实。只是随着她的话语,一股近乎实质的冰冷煞气,将他团团包围,让他恐惧到骨子里!

    “好好地呆在牢里,我不动你们!不过,我会耐心地等你们出来!等你们出来尝尝被人捏碎四肢、生不如死的滋味!”

    常祎只觉得自己坠向了冰寒无底地冰窟……而且这种感觉,比面对杨涓时还要让他恐惧百倍……

    苏雨说完话。直接施施然走出了审讯室。

    走出几步远后,就听到审讯室内“扑通”一声,跟着常祎接近崩溃的嘶吼声就传了过来:“我有罪!我交待!我全都交待……”

    接下来,苏雨又到关押室内去了一趟,分别探视了常昊、纪雪芝。

    同样的,探视过后,这两人也大喊着“我有罪!求重判”之类的话语……

    最后,苏雨来到了最后一处关押室。

    “苏**!你来啦!”关押室内的人不但未见丝毫憔悴,看到苏雨时还满心欢喜。

    “你儿子,精力旺盛得让人受不了哦!”苏雨含笑道。“还吵着闹着要拜我为师呢!你说,我是收呢还是收呢?”

    “谢谢苏**!您是我们一家的恩人!”方致青热泪盈眶,一翻身就想往地下跪。

    “你看你看,又来了!”苏雨笑嗔着。一把抓住他胳膊,“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要动不动就跪好咩!”

    “我们,付不起黄金酬谢,只有这种不要钱的方式了!”方致青抹着眼泪道。

    “打住打住!不是说了是交易嘛!”苏雨苦笑,这人还真是死心眼儿,“要不这样吧。你终究是我徒弟的父亲,想要替儿子拜谢师恩的话,就等一年后出狱为我打工吧!”

    “只要苏**不嫌弃,我做牛做马……”方致青满脸激动。

    “那就这样说定了!好好改造,争取早释哦!”苏雨赶紧打断他的话,然后开溜。再待下去,这人又要跪了!

    沈明杰死后,方致青来到警局自,并一分不少地交还了卷走的资金。再加上欧阳凡亲自帮他编的一番供词,他最终被判服刑一年。

    一年很快的啦!苏雨脚步轻快,唇边扬起一抹满意笑容……

    与此同时,在另一座临海城市的岛屿上,一座戒备森严的、关押死囚的监狱内。

    杨涓呆呆地蜷在牢房一角,嘴里念念有词,不知在说些什么。

    突然,一道白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杨涓面前。

    这白影白衣胜雪,只是当初的白变成了黑色。

    “天使恩人!”杨涓呆滞的目光突然焕出灼热光芒,激动不已地在地上爬行上前,“天使恩人,你是来救我的么?”

    “我是来带你走的!”莫问笑眯眯地说。

    “哈!哈哈!哈哈哈!”杨涓一阵疯狂在笑,“我就知道,天不会绝我!我还有机会!我还有机会!”

    “还有什么机会?”莫问笑着,好奇地问。

    “还有……还有重新做人的机会!”杨涓激动地说。

    莫问没有说话,只是笑着,朝杨涓一招手。

    杨涓立刻感觉自己身子一轻,身不由己地朝莫问飞去。她心中惊骇,但在她意识中,莫问既是天使,自然有神鬼莫测的手段。所以她并没有失声惊叫。

    只是,直到自己突然缩小成巴掌大,站在天使手中时,杨涓才感觉到不对劲。她怎么可能站在天使手中?而且,她的身体怎么还在原地,脸上还带着激动狂喜的表情?

    “你的灵魂倒也挺强!”莫问看着她,笑了笑,“这样也好。就留一部分在你身体里呆着吧!过段时间,我再带着你来,让你亲眼看着自己奔赴刑场!”

    话毕,莫问抓住小人版的杨涓胳膊一扯——

    “啊!”杨涓出惊天动地的惨叫。一只胳膊生生地被莫问扯了下来。只是这断臂之痛,怎么比她被碎了四肢还要疼痛几十倍啊?

    “为什么?”杨涓惨呼着,强撑着痛彻灵魂的感觉瞪着莫问。

    “带走你整个儿的灵魂,你的肉身便是死的啊!”莫问说着,将扯下来的胳膊一阵揉搓。很快捏成微小版的杨涓形状,再一抬手扔向杨涓肉身。那具突然僵硬的肉身立刻恢复了行动能力,只是,那面容却显得僵硬呆板多了。

    “原来如此!”杨涓松了口气,随即又惊悚万分,“灵魂?我的灵魂脱离了身体?这……这是什么意思?”

    “对一个人最大的惩罚,不是作用于肉身,而是作用于其灵魂!”莫问耐心解释。

    “那……”杨涓隐隐地涌上来一股不安,天使的话,好怪异……

    “好了。现在我先带你去见小雨点儿!”莫问笑容满面,“后天她的医药厂正式挂牌生产了,紧赶一下的话,我们还是可以赶上的!”

    “什……什么?”杨涓懵了,“你要带我,去见谁?”

    “带你亲眼去看一看苏雨的成就啊!”莫问笑呵呵地说,“然后,我再给你应有的惩罚!”

    “什么?不——”杨涓再呆愣,也听出不对了,“什么惩罚?你不是来救我的吗?”

    “我为什么要救你?”莫问奇怪地说。“我好心给你药吃,是想让你不与小雨作对。可你没有听我的话!我不是说了么,不要再恨小雨点儿,否则我会生气!”

    说到这里。莫问沉下了脸:“可你不但没有听我的话,还拿着我给你的好处,变本加厉地与小雨儿作对!还伤害她的亲人和朋友!所以,我很生气!”

    “小雨点儿以为,让你带着一身的罪孽在绝望中等死,就是对你最大的惩罚!可我不这么想!所以。我的惩罚,要严肃一点!至少要让你真正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

    杨涓彻底地呆了。

    原来,不是天使来救自己,而是恶魔来惩罚自己!

    “不——不要——”杨涓出嘶心裂肺的嚎叫声。只是,这种叫声别人根本听不到。而她如今的灵魂状态下,想自尽都不知道方法……

    ***

    一年后。

    苏雨站在镜子前,挺着大肚子的李春绢正忙前忙后帮她改婚纱。

    “话说大家都长胖了,为嘛你反而越长越瘦啊啊啊!”李春绢一边熟练着缝着线,一边喋喋不休地抱怨,“你知道为了帮你订这套婚纱,欧阳凡找了多少人做参谋啊?居然不相信我这个资深服装设计师的眼光啊啊啊!结果,你却又瘦了一圈……”

    “绢子,我知道你真正郁闷的是做不成我的伴娘……”苏雨笑嘻嘻地说到这里,脸色突然一紧,“蓉儿呢?蓉儿在哪里?”

    “她和莫问在一起,不知道鬼鬼崇崇做什么呢!”李春绢白了她一眼,“苏苏,你是不是患了蓉儿焦虑症了?这已是 1次问蓉儿的下落了啊!”

    “呃……我这是,婚前焦虑症……”苏雨嘿嘿笑着,脸上笑容又灿烂了一丝。自己结婚时,蓉儿是在的,真好!

    突然,一阵阵细微的嗡鸣声传来,就像远处有一群小蜜蜂在往自己房间内飞来。

    “安在鹰又有什么指示了?一米光鹰拿来传消息,也太奢侈了吧!”李春绢没好气地嘀咕。

    “这个人只是想借着我们的婚礼来为他的新产品做宣传!”苏雨忿忿地吼,“这个人太丧心病狂了!简直是一丝机会都不肯放过!”

    说话间几只蓝色ufo形状的物事已飞到了苏雨面前。跟着,两种声音就从一米光鹰里传出来:

    “苏苏,你准备好了没啊?快点,时辰要到了啦!”是焦虑的新娘之一周妍。

    “苏雨,我们就等你啦!你出没?出了就让一米光鹰带话给我!”这是咋咋唬唬却满怀忐忑新娘之二丁小鱼。

    “喂,你们这是有多么急不可耐啊?”苏雨没好气地伸出双手按住两只一米光鹰的脑袋,“还有啊,电话能解决的事,为什么非要用一米光鹰啊?人家飞来飞去的很累的好不好?不要欺负人家是机器啊喂……”

    吼完了,苏雨顿觉一阵神清气爽。手一松,在两只一米光鹰上输入那两人的手机号,然后放一米光鹰飞走了。

    借由手机来定位一米光鹰的飞行轨迹,是杨明达从杨涓所种的那个手机病毒得来的灵感。这种方法比前世还要精准高效。实在是令苏雨感慨了好一阵子。

    “好啦,我们真的要加快进度了!”李春绢又开始抓狂了,“话说你们为什么要同时结婚啊?搞得我一大肚子还要忙东忙西啊啊啊……”

    “蓉儿呢?蓉儿在哪儿?”苏雨不答反问……

    “**,蓉**让我跟您说一声,她马上就过来!”一道鬼魅般的身影闪了过来。苏雨面前静静站立着一位二十七八岁的白人黑衣男子。一双眼睛锐利如剑。

    “苏吉来啦?什么时候来的?”苏雨看着他,目中带着笑意。

    “我……刚到!”苏吉的汉语不是很流利,但目中笑容却是自肺腑的恭敬,宛如仆人见到主子一般,“苏安他们,也快到了!应该能赶上**的典礼!”

    “这么赶没必要啦!你们的身后之事,都处理好了吗?”苏雨含笑道。

    “全部,处理好了!”苏吉道,“这次来,我们都。不再走了!从此以后,我们,都是苏家人!”

    “也好!有你们陪着我爸妈,他们就不寂寞了!”苏雨笑道。虽然都住在同一座庄园区,但自己结婚后,再回大别墅,总归是客人了!想到这里,苏雨还是有些惆怅。

    三个月前,苏雨把父母正式接到了南安,住在自己的别墅里。而苏雨自己。和欧阳凡结婚后,将会住到常远之送给欧阳凡的那幢小别墅。

    杨涓死后,周妍、丁小鱼、李春绢等人也搬离了大别墅。曾经热闹无比的大别墅,如今住着苏雨父母和苏蓉。顿觉冷清无比。

    再过段时间,苏蓉再嫁出去,只怕父母会更寂寞。

    幸好,苏雨当初救下的另六道灵魂全都成功融合了新身体,将住在大别墅里陪苏雨父母。

    苏雨帮他们全部取了新名字,还准备让父母在其中挑一个收作义子。这样的话。父母便永远不会孤单了!

    正说着话,外间突然传来脚步声,跟着,另五个新生之人苏平、苏安、苏祥以及苏麒、苏麟全部到齐了。

    “**!”五道声音,五张朝气蓬勃的年轻脸庞一起出现在苏雨面前。

    “**,我们来时碰到了欧阳先生的迎亲车队哦!”苏麒融合的是一具与她生前差不多年龄的东方女人的身体,性格也较为活泼。

    “这么快!”苏雨顿时浑身紧张,“怎么办?要设置哪些关卡让他闯?”

    “**,交给,我们,好了!”苏吉满脸笑意。

    “是啊是啊,作为苏家人!我们不能让欧阳先生太容易抢走我们的**!”苏平也笑道。除了苏吉,其他五人融合的都是亚洲人的身体。这些身体与他们生前的年龄都差不多。

    “那,交给你们了!”苏雨大大地松了口气,随即又有些不忍道,“不过,也不要过分为难……他哦!”

    “苏苏,你这里在鄙视欧阳凡的智商!”李春绢立刻替欧阳凡打抱不平。

    “嘿……”苏雨摸摸鼻子,笑了,随即又赶紧问,“蓉儿呢?蓉儿在哪儿?”

    “我在这儿!”随着一道轻快的声音,身穿白色伴娘婚纱的装的苏蓉蹦跳着飞奔了进来,“姐,你这婚前焦虑症实在是不轻啊……”

    “少贫,身为伴娘,你有没有一点本职工作的责任感?”苏雨怒瞪双眼。

    “嘻嘻,我在帮爸妈准备致词哪!”苏蓉笑嘻嘻地说,“爸妈竟然比你还紧张,嘻嘻……”

    ……

    南安最大的市民活动广场,如今成为了盛大的露天婚礼现场。两百多张餐桌全都铺上了喜庆的红桌布。

    广场一角,付敏正满头大汗地朝面前的两位中年西装男子嚷:“我不管,就是买,你们也要立刻再买一百张餐桌过来!否则我找你们老板算账!”

    两们中年男子满脸苦笑。这真的不是他们的责任好不好?明明对方只订了两百桌嘛!

    两百桌,意味着赴宴宾客至少两千人!如今还要加一百桌,也就是说,赴宴宾客将达到三千人!这是何等规模庞大的婚礼啊!

    “好。我们立马派人去买!”中年男子甲咬牙点头。毕竟,这场婚礼过后,他们酒店也将名扬全国啊!

    “好!那就多谢了!”付敏松了口气,立刻挥别这两人,掏出手机拨电话。“喂,阿西,你那边怎么样了?主持人准备好了吗?司仪到位了吗……”

    “当然,我可是高效率之人!”电话里传来曹西得意洋洋的声音,但是,另一道直白严肃的声音立刻冒出来拆台,“妈妈,他说谎……”

    然后,电话里就传来有人被捂住嘴巴的“唔唔”声……

    “唉,这人真是。不让人省心!”付敏长长地叹息着,忍不住去揉眉心。

    “付姐,小雨她,什么时候到?”付敏昏昏沉沉的耳边响起一道冷峻的声音。

    “哦,许皓啊!”付敏看着眼前英俊高大的年轻人,“我也不知道呢!不过,希望她们不要到得太早,还有许多事没准备好哪!”

    “那么,我们来帮忙好不好?”许皓冷峻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

    “这太好了!”付敏大喜,“你是小雨的同学。以他娘家人的身份帮忙迎接客人可好?”

    “好的!”许皓点头,同时目光看向自己身边的同伴,“这是我,原同事。姚暖!”

    “你好!”付敏朝对方含笑点头。

    “你好!”姚暖昂,不咸不淡地说。

    付敏皱眉,目光转向许皓,神情淡漠了一些:“许先生,我还有事要忙,你请自便吧!”说完。转身而去。

    “小暖,你怎么还是这样!”许皓不悦地瞪了姚暖一眼,沉着脸走了。

    “也是,安世都垮了,也不知道某些人的优越感还从何而来!”几米外,安在鹰笑眯眯地对身边人说。

    “她,只不过像我一样,是一个受了杨涓荼毒的傻瓜罢了!”何小怜叹息着,郁郁地说。

    “她这性格不改,与许皓可就渐行渐远了!”安在鹰慨然说罢,又满怀疑惑,“看她这态度,应该与苏雨恩怨未消吧,那,谁请她来的?”

    “何需请,跟着许皓来的呗!”何小怜笑了。

    安在鹰神情怅然。为了爱情,姚暖也够厚脸皮了,可是自己呢?幸亏苏雨在阳光没有呆太久,要不然,相处的时间越长,自己岂不是还要陷得深些?只是,有些感情,真的与时间有关吗?

    正恍惚间,耳边又听何小怜道:“幸亏我抽身得早,否则,注定一场心碎!看来,我还得感谢苏雨呢!”

    “喂,还有人感谢自己的情敌的么?”安在鹰瞪了她一眼。

    “为什么不呢?”何小怜瞪大了古灵精怪地大眼睛,“至少,她让我少被那只狐狸欺负了啊!”

    “切……”安在鹰一脸无语,目光落在那条长长的鲜花大道上,不由神色一振,“喂,你看我的一米光鹰,个个顶着鲜花排成的鲜花大道,是不是可以完克新郎新娘们的风头?”

    “好啊,原来你的真正用心在此!太险恶了!我告诉小狐狸去!”何小怜跳起来就跑。

    “别这样!喂喂,有事好商量嘛!”安在鹰大叫着,赶紧追上去……

    “啊,围绕在小雨点儿身边的朋友们,全都很开心呢!”莫问穿着白色燕尾服,站在广场中央,笑眯眯地说。

    “是啊!因为他们真心喜欢小雨,小雨也真心喜欢他们嘛!”夏勃仑穿的却是黑色西服,隐隐中还是流露出一丝世外高人的意境。

    “苏大师就是最亮眼的光体!只有真心待之,才能沾上她的光芒!”夏勃仑身边,黄韬衷诚慨叹道。

    莫问嘻嘻笑了,眼睛一眨一眨地,朝广场外一幢高楼上望去。

    高楼顶上,灵魂体的小莫问也朝他眨着眼睛。小莫问手里,有一道萎靡虚弱不堪的灵魂体,正以一种求死不得的绝望,木然地看着广场上的一切。

    此时,广场外一溜儿看不到尾的车阵缓缓而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辆高大霸气的路虎,开车的人也叫路虎。坐车的人,是神情略带紧张的苏雨,以及,一脸强作镇定的新郎官,欧阳凡!

    “最后一个问题,”苏雨突然在欧阳凡耳边道,“姚暖的父亲,到底让你带什么话给姚暖了?”

    欧阳凡一脸无奈,目光中却是浓浓的**溺:“没有!根本没有带话这回事!我杜撰出来引姚暖上钩的!”

    “你……”苏雨一脸无语。自己惦记了这么久的未解之谜,居然是一个谎言!

    “你这个……小狐狸!”苏雨咬牙切齿。

    “多谢夸奖!”欧阳凡笑眯眯地说着,捏紧了苏雨的手,“现在可以下车了么?我的新娘?”

    “哼,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修理你!”苏雨朝他阴险地一笑。

    欧阳凡拉开车门率先走了出去。

    “呯呯呯……”

    广场外无数道礼炮震响、漫天都是礼花飞扬,婚礼正式开始了……

    (全完)**.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