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仙灵

/

最终章 最动听的歌声

    众人皆离去,钟珍将师父的画像与俞琛的画像摆着一起,静静地看着她们二人,虽然并非完全相同,然而神奇中不出的相似。●⌒說

    那位修魔的云丹心真真是用了心,画像中流淌着执笔者的心,纯净到极的爱意。

    能够画出这样画,为何会修魔,钟珍不解,然而她转念又想。不定因爱得太深切才会不舍,才想再活一次。

    思及自身,她明白自己不是这样的女子。

    她断然不会为了谁入魔,为了信义,为了亲人舍去一条命在所不惜,然而却不会为了情而入魔。

    古有情深不寿之,她向来极为认同。

    至今也仍旧如此认为。

    情深到极处,不会再有自我的,一起都是为了对方。

    她不是这样的人,朱子陵也不是,但是独孤破城却是。

    岁月悠悠,每个人手里都握着自己的那一份,唯一的那一份,她选择了接纳独孤破城的那一份,从此全心全意彼此扶持相守。

    年年岁岁,鬼见渊的人还保持着过年的习惯。正是岁末,前两天竟然下了一场大雪,整个世界白茫茫一片。

    鞭炮声响了大半个晚上,渐渐低了下去,偶尔才会听到那么一两声,在寂静的夜里传得老远。

    凡人们早已经重新修建了家园,新的孩子出生,老的人去世,修行者改了去修仙。

    早年独孤破城废除了帝制,后来却仍旧有了新皇帝,是一位强大的修行者,他死后,子孙没有保住位置。

    你争我夺经历了一番乱世,后来又有人站起来,秉持了独孤破城的旧制度。

    到底还是将人丹给彻底湮灭了。

    钟珍居住在鬼见渊的边缘,靠近南域这一边。

    每年的头一天,是个大日子,这一天,海祖会为大家吟唱。

    清晨的第一线光明出现,已经有修士们在等待了。天空仍旧飘着的雪花,一片银色笼罩着远方的大地,显得十分的宁静安详。

    前来鬼见渊的修士一年比一年多,今年聚集了上万人。

    有人鱼一族的老祖宗相助,吸收阴气绝对不会走火入魔,这样的机会,无数门派的高阶修士都带着弟子们前来。

    海祖并未立与高处,只是很随意的站在人前,肩膀上站着一只的白鸟,是长空。

    所有人都闭目盘膝而坐,钟珍坐在最前方,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爷爷,她如今的修为比从前高得多,元神的力量可勉强看清爷爷的面孔。

    只是稍微一走神,便马上就忘记了。

    便是想画下来也不成。

    爷爷是眼睛幽深如海水,泛着蓝色,鼻子高挺,面上的轮廓极其分明,却不觉得冷硬,只觉得他万般的精致。

    头发卷曲,乍一看去是黑色,其实如海藻似的,带着暗绿。

    四周很多很多人,阴气重一些的地方,只有高阶修士,筑基期的那些都在后方。

    并没有很多炼气修士,来的都是一些门派未来的精英。

    倘若将所有的弟子都带来,多大的地方不够摆。

    洪天明孟来宝秦悠悠等人,都在九天道宗那一边。慕青松也夹杂在一些苍穹剑宗的弟子里面,他身边是与他性情差不多,老成的弟子王祠,如今已经是元婴初期了。

    钟珍回过头与慕青松打个招呼,却看到胡飞策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不知为何,也许是爷爷在身边,她冲着胡飞策扮了鬼脸,然后竖起三根手指头,示意他还欠三百万灵石没还。

    胡飞策又是一阵气急,想到他的那副画就觉得屈辱异常,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还有一些其他的人,都是熟识的,如腾冲之,齐炎,还有......袁志。

    看到袁志,钟珍冲着他笑了笑便觉得尴尬,不再与大伙儿招呼,转过身子,好好端坐继续看海祖。

    慕青松有些恍惚,他看着钟珍的背影,还有她身边的独孤破城,不知为何,心中泛起一丝古怪的念头。

    他与独孤破城并不相似,除了一双眼睛。

    记得钟姑娘会偶尔盯着他的眼睛失神,只是一刹那,她便恢复了若无其事。

    倘若独孤兄不曾破镜,他的精血回归,带着对方的部分元神进入体内,会不会也有一类似慧言的记忆。

    摇了摇头,慕青松将这丝念头抛开,闭上眼睛,专心地等待海祖的歌曲。

    歌声会持续三天,对海祖来,消耗极大,但是对所有的修士而言,都是莫大的幸运。

    轻柔的声音从细不可闻,慢慢扬起。

    仿佛来自海底,仿佛来自云间,仿佛就在耳边呢喃。

    只闻其声,此生再无遗憾。

    没有任何歌词的哼唱,高则深入如云霄之上仿若来自九天,低处婉转**沉入心底深处。

    那是最美的花朵,最甘甜的山泉,最难忘的回忆......

    上十万人,悄无声息,只余下雪花飘落的簌簌之声,还有那盘旋在天地之间悠扬的吟唱。

    最动听的声音,是用心来高歌!

    ......

    ......

    (完)

    =============

    这两天狂飙最后十章,故事就到这里结束,不是一本正统修仙爽文,重是主角的成长而不是修仙。

    从去年十二月开书,一天没有断过更,保持着高强度的更新,感觉好像爬完了一座高山。

    是结束也是新的开始,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下一本书。

    另:订阅超过百分之三十的朋友们,等写作进程显示是“完结”后,可以登录网页,帮忙投一个免费的完成满意度的票。

    谢谢所有订阅读者的支持,感谢编辑花无缺给了不少广告!

    (后面这些字不算钱)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