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来袭

/

新书《活人公墓》已经发布

    简介:拉上好友一起给老同学当伴娘,却碰上了闹伴娘,好友不堪受辱,当场撞墙……从这之后,诡异的事情接踵而来,参与其中的人,一个都别想活……

    第1章闹伴娘

    几天前,我突然接到高中同学徐慧的电话,她说她要结婚了,想请我当伴娘,我断然拒绝了,毕竟这年头当伴娘实在太危险,更何况我和徐慧的关系仅限于我们是同一个村的,平时话都说不上几句,这么艰巨的任务,我可不敢接。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網站,趕緊來吧。

    这下我慌了,这么多男人一起,我和乔叶肯定逃不了,就大声说着让他们不要太过分,可他们根本就不听,一个个伸手就往我们衣服里钻,还把我们的裙子往上撩。

    我大声喊徐慧:“徐慧,你不是说不闹伴娘吗?让他们住手。”

    徐慧却满脸不在乎的说:“陈茵,别这么玩不起嘛!大家都是朋友,而且人生就这一次婚礼,应该热闹点!”

    “热闹可以,但是也要适可而止,快叫他们停下。”乔叶也是红着眼睛大声的喊。

    徐慧抱着手臂站在一边,完全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我算是看明白了,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我一下子恼了,本来还想着这是她的婚礼,不想闹的不愉快,可现在看他们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就伸手对着距离我最近的男人甩了一巴掌,让他们滚远点。

    可我这一巴掌也把他们给激怒了,一个个叫嚣着非要把我们给办了,房间里更闹腾了,我们双拳难敌四手,衣服很快就被撕的支离破碎。

    我和乔叶一直在骂,可他们却越来越兴奋,更有个男人直接扒拉开裤子往我身上压,乔叶那边也是一样的情况。

    我急的眼泪都掉了下来,正想着要怎么办的时候,乔叶突然撕心裂肺的大喊:“你们这群畜生,我就是死也要把你们全部杀光。”

    说完,乔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然把身边人推开,竟然一头撞在了墙上。

    “砰”的一声响,吓的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乔叶在撞到墙上之后身体直挺挺的倒下来,后脑勺重重的磕在地上,磕的我的心都跟着猛然一沉,几秒钟的安静之后,乔叶头下面开始往外流血,我突然反应过来大叫一声立刻冲过去。

    “如果乔叶死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徐慧,给你记住,我要你偿命!”我红着眼睛朝周围的人大喊,然后撕心裂肺的喊乔叶的名字,可她眼睛紧紧闭着,我一摸她后脑勺,竟然满手都是血。

    徐慧看到雪也是害怕的瞪大眼睛,她大概也没想到事情会闹的这么严重,捂着嘴巴惊恐不已的说:“这……这不关我的事,都是他们自己要闹的!我也没想到会闹出人命,陈……陈茵,你快送她去医院啊!”

    我红着眼睛站起来冲到徐慧面前,一巴掌甩在她脸上:“你最好是祈祷她没事,不然我跟你没完。”

    徐慧捂着沾满血的脸哭着说:“我哪知道你们这么玩不起,而且……而且他们也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就是玩玩啊!”

    那些男人看到事情闹大了,也都不敢闹了,一个个争抢的往家里跑,还是新郎的父母找来一辆三轮车带着我和乔叶去的医院,我问徐慧要回我和乔叶的手机,然后给我爷爷打了个电话,让他直接去镇医院。

    等我们把乔叶送到镇医院经过检查之后,医生竟然说乔叶的脑袋后面扎进去一根钉子,需要手术,这个手术他们做不了,必须要尽快送去县医院,不然人可能就要没了。

    我一听眼泪就往下掉,这可是人命啊,要是乔叶死了,我根本脱不了责任,更何况她还是我最好的朋友,而新郎的父母一听事情不小,也怕担责任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竟然偷偷溜走了,等爷爷赶到之后我们立刻把乔叶送到县医院。

    在等待手术的时候我一直都在哭,爷爷也是一个劲儿的抽烟,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乔叶撞墙之后怎么会直挺挺的倒下去,后脑勺又不偏不倚的刚好碰到地上竖着的钉子上,直挺挺的倒下,还有竖着的钉子?这事怎么看都透着古怪。

    肯定是徐慧搞的鬼。我气呼呼的想。

    手术一直做了将近十个小时,我哭的眼睛红肿,嗓子干哑,等医生把乔叶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时候,她戴着氧气罩,脸色白的跟纸一样,医生告诉我们钉子虽然取出来了,但是碰到了大脑神经,能不能醒过来就看造化了。

    我一听差点昏过去,这不是说乔叶很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我哭着问爷爷怎么办,爷爷说只要有希望就不能放弃,不行的话就转院去市里,再不行就去北京上海,就算是倾家荡产也得给人家看好。

    乔叶是孤儿,学费都是靠自己打工赚来的,第二天我本想去学校给乔叶办休学的,可还没到家,远远的就看到一大群人挤在我家门口。

    我连忙跑过去,却看到我家门口躺着一个人,还用白布盖着,不用问就知道那人肯定是死了,可人死了放我家门口干什么?就算是来买纸扎品的,也没必要把人抬过来吧?

    本来因为乔叶的事我心情就很不好,现在看到有人直接把死人放在我家门口,我心里更不舒服了,刚准备开口,原本蹲在地上一直哭的女人突然朝我扑上来,二话不说,手一下子抓在我脸上。

    我一把推开她:“你有病啊!”

    那女人被我推开后又冲上来要打我,嘴巴里还不停的说我害死了她男人,要我偿命,周围的人立刻上来拉住她,我这才有机会脱身,摸了一把脸,现竟然被她抓烂了。

    “你这个女人脑袋有问题吧?你男人死了,管我什么事,你凭什么说是我害死的,真是神经。”

    邻居们强行拉着那女人,我低头走到尸体旁边看一眼,竟然现是昨晚闹洞房的男人中的一个,而且好像还是要提着家伙要欺负乔叶的那个男人,就不由的有些心惊,他昨天还生龙活虎的,一点有病的征兆都没有,怎么今天就死了呢?

    不过,一想到还躺在医院的乔叶,我心里也就不再可怜他,反而觉得是报应,只是这报应来的未免太快了些。

    我拿出钥匙开门,那女人突然挣脱开一下子扑上来撞在我身上,我的额头撞在门上,撞的眼冒金星半天,那女人撕扯我的衣服,非要我把男人还给她,说我是杀人犯,她要杀了我报仇。

    我本来就被撞的晕晕乎乎的,被她这么一晃,更迷糊不清了,周围的人立刻上来把那疯女人拉开,我靠着墙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

    “你个杀人犯,你还我男人,还我男人!”那女人跟个疯子一样大吼大叫。

    我急着去学校,不想跟她多说,就让她赶紧把尸体搬走,周围的邻居虽然都在拉,但没有劝说的,这年代看热闹的永远不嫌事大,不过这件事也确实奇怪,好好的人,怎么能说死就死了呢?

    坐上回学校的车,我紧绷着的精神才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放松,靠在车窗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的并不踏实,反反复复都在做同一个梦,梦里我又回到婚礼现场,又在闹伴娘,不过这次闹我们的那些男人个个面容模糊,动作迟缓,就像电影里面的行尸走肉,我大声吼叫让他们滚开,可我根本不声音,急的满头大汗。

    突然,一只手搭上我的肩膀,我浑身猛然一颤,睁开眼睛。**.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