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

第五百八十一章 飞蚁锁匙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知道我来过就行了。”暗中躲藏的人说道。

    山花树人陡地挥动荼蘼剑,向前斩去,哧啦,剑气迸开,如同悬瀑。嘭的一声,砍中了躲藏的树人。

    “我投降,我投降!”那人道,“大家不要那么认真,我只是和你们开了一个玩笑,小小的玩笑而已。”让人意外的是走出来的树人却是瘸子,只有一条腿。他看上去很年轻,而且面生。包括山花树人在内,没人见过他。

    “说,你究竟是谁,为何躲在金菩提大人的山上。”

    “你肯定没安好心,还说什么金菩提大人只会带来绝望。”

    “什么都不用问了,我们还是直接将他杀了!”

    女树人们怒道。她们视金菩提为神明,任何说她坏话的人都罪该万死。

    “荼蘼剑!”

    只有一条腿的男树人笑道,“我是为了这孩子而来的。因为有人拜托我将它带回去。”

    “是茶山的人吗。你来自茶山!”山花树人怒道,“荼蘼剑已经和茶山再无任何关系,它是我的。谁也不能拿走它。”

    “包括金菩提吗。”单腿的树人忽道,“她让你带着荼蘼剑上山,目的再明显不过了。你还在期待什么,女人。我已经说过了,金菩提不会给寂灭山带来任何希望。你们不能指望她牺牲自己,为你们续命。她可不是病菩提。”

    “住口!”

    “不准你诬蔑金菩提大人!”

    “杀了他,他果然该死!我要让他万箭穿心而死。”说话的是箭树人,她的每一根头发都可化为长箭,锋利无比,而且上面都有毒。

    “金菩提真的值得你们为之付出一切吗。”瘸腿的男树人问道,他左掌向前拍去,轰隆,气浪迭炸,将箭树人撞向高空。“让我万箭穿心而亡,你做得到吗。”单腿的树人不悦道。“你现在就给我去死吧。”他左手捏拳,向上挥去,气浪掀舞,将箭树人卷入其中,咔嚓,咔嚓,咔嚓,竟然给绞碎了。

    当着山花树人的面,独腿树人杀掉了箭树人。而且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交出荼蘼剑,自废四肢,我可饶你们不死。”瘸腿的树人再道,“我没开玩笑,箭树人的下场你们也看到了。”

    女树人们都望向山花树人,因为她才是这些人的主心骨。“此人究竟是谁,敢在金菩提的山上杀人,而且还能气定神闲。”山花树人暗道。忽地,荼蘼剑向前冲去,几乎挣离山花树人的手。啊的一声,山花树人失声道。

    “荼蘼!”山花树人怒道。她右腕一转,哧哧哧,真元迸涌,将剑柄缠住几十圈,和她的右手固定在一起,不至于让荼蘼剑逃掉。

    而对面的独腿树人,哈哈笑道:“山花树人,你难道不好奇吗,是什么指引我来到这里。”

    “难道是……”山花树人想到了剑灵,荼蘼剑的剑灵!

    当年,荼蘼剑与剑灵同时离开茶山,而它们随后分开了,剑灵并没和剑在一起。也是机缘巧合,山花树人才得到了荼蘼剑。

    因为现在的剑灵并没死去,所以荼蘼剑不能蕴生新的器灵,山花树人也是知道的。

    “然也。”瘸腿的树人笑道,“我失去的这条腿就是代价,获得荼蘼剑剑灵认同的代价。”

    “剑灵在哪里,让她出来!”山花树人喝道。

    “放心吧,在你死之前绝对见不到她的。”少了一条腿的树人笑道,“你大概没还看出我是什么树人吧。”

    “钱树人!”山花树人哼道,“你身上散发着钱的臭味。”

    “哈哈哈,不错,我正是钱树人,每片叶子都值千金。你却说我散发着铜臭味。女人就是见识短,不知有钱能使鬼推磨吗。”

    蓦然间,钱树人右手一摇,哗啦啦,一对金币向外撒出,堆成小山。

    女树人们向后退去,不知钱树人又在耍什么花样。当当当!山花树人手里的荼蘼剑不住幌动,不愿臣服于她。好似钱树人那边有什么吸引它的地方。

    轰隆一声,忽地一个巨大的石磨从天而降,而地上堆积的金币被一阵阴风卷走了。青面鬼,红肠鬼,饿死鬼,三个鬼走了出来,他们冲着钱树人笑了笑,只是笑容有些瘆人。

    “收了我的钱,你们也该工作了。”钱树人说。

    “是,你有钱,你是大爷。”青面鬼笑道。

    “有钱就是好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红肠鬼也道,他的肠子都在地上拖着,上面都是杂草、碎石。

    饿死鬼还在吃土,“饿啊,饿啊,太饿了。我穷啊,穷到只能吃土。钱大爷,你给了我很多钱,可不够还债的啊,所以我除了吃土别物法子。”

    钱树人指着地上的巨大石磨,笑道:“你们不是将工作用的宝贝带了出来吗,这些女人,你们随意处置,只要放过山花树人就行。她得留着,荼蘼剑的剑灵不许我杀她。”

    “山花树人,你还在等什么,下令吧,杀了他们!”

    “这三个小鬼好恶心的样子,不要看我!”

    “金菩提所在的山也是灵山,你们这些鬼头不该来的。找死啊!”

    也有女树人,不等山花树人下令,已经攻击青面鬼、红肠鬼、饿死鬼。飕的一声,饿死鬼跳了出去,他的獠牙忽地变长,像是弯刀,从上向下划去,将石榴树人的身体剖开了,肠子、内脏淌了一地,饿死鬼拊掌大笑,“红肠鬼,看啊,她的肠子不是红色的。”

    “不可浪费。”红肠鬼身子一拧,在地上拖着的红肠甩了出去,啪的一声,扫中石榴树人,将她拦腰折断。

    “都是些没有合作意识的自大鬼。”青面鬼不悦道。腾嗤,他化为一阵青烟,袅袅升起,飞向地上的石磨,将其卷起,抛向高空。

    “只能我来推动石磨,毕竟带出来了,不能晾着不用。”青鬼笑道,他的声音从青烟中飘出,带着一丝残酷的意味。

    轰!石磨遽地滚了下来,砸向小红枣树人。

    “姐姐们,救我!”小红枣树人尖声叫道,她年纪最小,很受女树人们的喜爱,大家都很照顾她,尤其是红杏树人与蓝梨花树人,她们更是将小红枣树人视为亲姐妹。

    “小红枣不能死。”山花树人心道。“荼蘼剑偏偏这个时候反抗我,可恶的钱树人,都是他的错!”

    锵的一声,山花树人挥起荼蘼剑,斜斩向从天上冲下来的石磨。

    “碧螺之春。”山花树人道,哧哧哧!荼蘼剑迸绽数百道绿色的光流,凝为一只碧螺。碧螺散发着茶香味,螺盖忽地迸开了,哗啦,一道绿色的水流向空中的青烟飚射而出。

    “我感觉到春天的气息。”青面鬼奇怪道。“滑稽啊,我可是鬼,怎会知道什么是春天。”

    轰!青烟散去,石磨也停止了旋转。青面鬼站在石磨之后,呆立当场,还未反应过来,已经中招了。

    “哼,活该,山花树人的碧落之春从未失手过。”小红枣树人笑道,她才离开危险,就放宽心了。

    “青面鬼,你在做什么!”红肠鬼怒道,“被几个女树人耍了,很值得炫耀?”

    这时,饿死鬼已将石榴树人吃得干干净净,可他的肚子还是空的,什么都留不住。“饿,还是很饿。”他道,“青面鬼,你再发愣,会被那只碧螺吃掉的。”饿死鬼好心提醒道,“你若死了,石磨就交给我吧,放心,我会吃了它的,什么都不会剩下。”

    “还不过来!”山花树人冲着小红枣树人吼道,“站在那边很危险,你待在我身后,哪里都不要去。”

    “山花树人,你太小心了!”小红枣树人笑道,她一离开危险,连姐姐也不叫了。

    哗!哗!哗!碧螺向外迸喷几十道绿色的水流,洒向青面鬼与石磨,不断地冲刷他们。其实那些道水流都是锋利的剑气,都在切割青面鬼的身体。

    “哈哈哈,这就是痛苦的滋味吗,好怀念啊。”

    青面鬼笑道,他身体摇了几下,青烟迸滚开来,再次将他与石磨吞殁了,同时挡去那些道绿色的水流。

    “下面的树人,你完了。”青面鬼怒道。

    轰隆!

    青烟迸荡,像是云海翻滚,向下涌去,而石磨也再次旋转,像是齿轮,向小红枣树人劈了过去。

    “呀!”小红枣树人再次尖叫。可这次没人能救她了。

    咔嚓一声,碧螺被石磨撞碎了,绿色的剑气倏地散开,不能阻挡石磨与青烟。刷刷,青面鬼目绽凶光,觑定下方的小红枣树人,“能逃过一次,可你没第二次机会。我可不是佛爷啊,没那么好的心肠。”

    嘭!

    旋转的石磨还是削去了小红枣树人的脑袋,血水迸洒,枣泥纷飞,抹去了她的生机。

    山花树人虽然伤心,可也仅是停在伤心的层面上,因为她自顾不暇。没多余的心思理会小红枣树人死后,红杏树人、蓝梨花树人会怎样惩罚她。她始终认为金菩提没有红杏树人、蓝梨花树人可怕,还当金菩提是寂灭山的救赎,是仁慈与爱的化身。

    钱树人拿钱驱使青面鬼、饿死鬼、红肠鬼为他工作,可他也在警惕四周发生的一切,毕竟是在金菩提的山上,谁知道那位尚未修出人形的菩提树会做什么。

    刷!刷!刷!刷!

    四道人影倏然而至,是茶山的人到了。

    茉莉花树人在最前面,后面跟着的是铁树人、枇杷树人、苹果树人。“有人抢在我们前面动手了。”苹果树人笑道,“这位只有一条腿的汉子,见了我们,你为何还不滚下山去。”

    钱树人也不生气,道:“这位姑娘,你的小脸似乎很美。饿死鬼,把她的脑袋拧下来!”

    “知道了。”

    饿死鬼回道。

    飕!飕!饿死鬼身后飞起两道灰色的死气,劈扫向苹果树人。

    “哼!”铁树人冷笑,“无知的鬼,不知道我们来自茶山吗。吃我的铁肘子啊。”只见铁树人右臂倏地化为树枝,向两道死气挥了过去,蓬!蓬!蓬!死气炸开。

    “你见过荼蘼剑的剑灵。”蓦地,茉莉花树人说道,她盯着钱树人,看个不停,似乎想从他身上看出什么端倪来。

    “荼蘼剑本是茶山之物,可它的剑灵却不愿回归茶山,甚至不想亲自迎接荼蘼剑。而我只能代劳了,谁让我很热情,拥有忠肝义胆,还有侠肠。”

    “我把你的侠肠揪出来,将你的忠肝与义胆摘掉,看你还能逞口舌之利吗!”枇杷树人道。

    “哎呀,茶山的人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不友好了。”钱树人笑道,“茉莉花树人,你也是被荼蘼剑所吸引,才走到这里的。我们目的相同,谁能拿走荼蘼剑,各凭手段。”

    “我能见一见荼蘼剑的剑灵吗。”茉莉花树人又道。

    “我又不是她的代理人,问我没用,这样吧,我割掉你的脑袋,拎着你去见她,如何。”钱树人道。

    轰隆隆!

    青面鬼推着石磨,陡地冲向茉莉花树人。“我看你很顺眼,所以先杀你。”青面鬼大笑。

    呼!

    铁树人右臂所化的长枝扫向青面鬼、石磨,“不得无礼,小鬼!”

    “敢叫我小鬼!”青面鬼怒道,“你找死。”

    青烟忽地散开,而石磨越滚越快,“滚刀肉。”青面鬼诡异道。喀啦啦,石磨的边角忽地裂开,像是尖刀,若被它们钉住,身上的肉都会被扯下来。

    铁树人蹙了一下眉,不悦道:“我讨厌这个小鬼。”

    他话还没说完,树枝已被石磨撞成木屑,漫天抛撒。“啊。”铁树人惊道。

    啪哒!啪哒!

    铁树人的后背忽然被两根肠子扫中了,登时,他钢铁似的皮肤也裂开了,深可见骨。是红肠鬼在攻击他。“你的肉太老,不好吃。”红肠鬼不悦道。

    “让我来吧,咱不挑食。”饿死鬼像是一阵风似的冲了过去,他獠牙向前划去,哧啦,剖开了铁树人的后背。

    而此时,枇杷树人、苹果树人、茉莉花树人都散开了,让铁树人独自面对三个鬼的攻击。

    “有好戏看了,铁树人很狂的。”枇杷树人笑道。

    “他们惹谁不好,偏偏惹他。”苹果树人也道。

    茉莉花树人甚至没关心青面鬼、红肠鬼、饿死鬼的下场如何,于她来说都是小事,不值得放在心上,更没必要放在眼里。而她所关心的是荼蘼剑以及剑灵。

    山花树人背腹受敌,前面有茶山的人,后面有钱树人。“红杏树人与蓝梨花树人在做什么,金菩提大人又在做什么,为何不来接应我们。”山花树人不安想道。

 ...  

    欢迎阅读《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由华文写作更新

    本文地址:http://www.hwxz.com/book/127/127831/

    欢迎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