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幺女难为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等你

    “夺情?”

    阮清沅惊诧道。 <し

    定北侯顾梁的丧礼还没有结束很久。

    顾蘩秋沉默地头。

    夺情即是皇帝急于用人,不予官员丁忧卸职,称之为夺情。

    竟然要到夺情这一步,看来皇上终于要动作了。

    “恐怕皇上要用兵了……”顾蘩秋蹙眉道,对她倒是没有什么隐瞒。

    阮清沅心中“咯噔”一下,终于要来了吗……

    前世里顾蘩秋可能就是因为重孝在身,留在京城,皇帝御驾亲征,后被鞑靼所俘,最后朝臣权衡利弊,便推废太子为帝,而在这期间,傅有怀竟悄无声息地潜回京城,不知不觉间朝臣的风向便往他和废太子倒去……

    到底顾蘩秋知道这件事吗?他是不是从中安排了?还是他的确不知情……

    阮清沅望着他的侧脸,心中定了定,作为妻子,她不能太插手他在朝堂上的事,无论如何,他安全平安就好……

    “皇上……要让你带兵?”她问道。

    顾蘩秋摇摇头笑道,“你觉得我是个将帅之才么?太看得起为夫了……究竟如何,还是听皇上的旨意。”

    他拉过她的手来握住,道:“最近经常恐怕不太平,你不要多出门了,也为了我们的孩子……”

    阮清沅明白他的意思,“你放心,几个姐姐家里,我本就不爱多去的。”

    两人相望无言,但是心中却都十分平静。

    江氏正躺在屋里,不耐烦地听着旁边的丫头婆子劝着喝些燕窝粥。

    “端下去吧……”

    她的嗓音有些沙哑。

    仆妇们都以为她是伤心过度,其实呢?伤心吗?

    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对这个丈夫的印象太淡漠了。

    出嫁前。徐国公太夫人,她的大嫂,这是一个很聪明很厉害的丈夫,她一定会过得很好的。

    可是新婚之夜,她就十分失望,原来他长得如此普通……

    毫无气派,甚至没有一吸引她的地方。

    失望……

    他死了。她也没什么感受。他们算什么夫妻呢,这么多年来,她觉得自己过得很苦。

    “夫人。世子爷和三少爷来了……”

    仆妇高兴地来通报,江氏心中一突。

    顾澄秋正高高兴兴地缠着哥哥话,顾蘩秋却脸色凝重,把弟弟拉开交给下人。他吩咐左右:“我有话和夫人。”

    江氏半坐起身,忍不住微微嘲讽道:“难得你有空来看我了……”

    顾蘩秋蹙眉。“母亲身体可好些了?”

    江氏垂头,有些柔弱,“好不好的也就这样吧。”

    “既然如此,”他:“那就多歇息吧。尽量也不用管别的事了,免得母亲操劳太过。”

    江氏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清沅怀了身子,要管阖府的事情是不太方便的。不过我们也知道您的用意,我们夫妻的事以后就自己管吧。母亲房里的事也请您自己管,互不相干岂不是更好?”

    “你、你……”

    江氏用手指狠狠地指着他,不出话来。

    他为阮清沅出头来了,自己做了什么要他来出头!

    “不知你媳妇了什么,你为何要这般话……”

    顾蘩秋冷道:“母亲,有些事情,该管不该管的,您都管了,可是也到今天为止了,往后,请您好好颐养天年。”

    江氏“啪——”地一声把手边的茶碗甩在地上,“你父亲刚走!你就这么对我话么!”

    “您还记得我父亲么……”他轻声道,接着又微微叹息:“王姨娘已经送走了,许多事,永远也不会有答案,就这样吧,母亲,您也歇歇吧。”

    江氏手抖得厉害,他知道……

    他竟然都知道……

    是啊,他怎么会不知道呢?他这么聪明……

    顾蘩秋转身,江氏再也看不清他的面容。

    “您永远是我的母亲。”

    他走了……

    名义上的母亲么?

    江氏眼角又留下一滴泪来。

    她又想到自己的丈夫,这一辈子,似乎什么都没开始,可是怎么就已经全都结束了呢?

    她这个曾经徐国公府高高在上的姐,以后就只是一个老定北侯的遗孀了……

    江氏捏着被角,无言垂眸。

    阮清沅特地端了补汤给顾蘩秋端过去。

    她知道他去见了江氏,他没有用晚膳。

    遇到顾彦迎面而来,阮清沅笑着和他头。

    顾彦搔搔头,对阮清沅道:“少夫人,二爷已经吩咐下去,尹天胜那子不日就会回山西了……忘忧姑娘那里……是卑职失察了。”

    他心里埋怨自己,可真够迟钝的。

    阮清沅头笑笑,“麻烦你了。”

    罢便走过去了。

    顾蘩秋在案桌前抬起头,“难不成又是乌鸡汤吗?”

    面对他的调侃,阮清沅也俏皮道:“若您真这么想,等会儿就叫人做了端来。”

    顾蘩秋放下手中的笔,起身去摆汤的圆桌前。

    “往后……你就只顾着我们自己就好,我,还有孩子。”

    阮清沅听了这话,知道他必然是去警告过江氏。

    只是江氏的事,她不想再多问。

    “自然是顾着您和孩子的,旁人的事,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即便是天下大事,到我这个只知做羹汤的妇人眼前,也比不上您咳嗽一句来得重要。”

    顾蘩秋微笑道:“你却似吃了蜜般。”

    阮清沅朝他眨眨眼睛,“那夫君可有奖赏?”

    顾蘩秋握住她的手到,“今晚陪你……”

    他昨日歇在了书房。

    阮清沅脸一红。

    门外顾彦突然去而复返,十分着急道:“二爷,宫中密旨!”

    顾蘩秋立刻肃容:“进来!”

    顾彦忙道:“皇上急召您入宫。”

    “我知道了,你还是待在府里,保护少夫人的安全。”

    “我……”阮清沅没有松开他的手。

    他能感到她手心里微微发汗。

    “等我。”

    他低头轻轻在她耳边道。阮清沅轻轻松开他的手,头。

    顾蘩秋眉目深重,他和她都知道,皇帝这时候急召入宫代表着什么。

    要开战了。

    他披上玄色的斗篷,抬步提腿而去,阮清沅的眼里只有他的背影。

    她定了定心神,怕什么呢,他会回来的。

    我会等你……

    和孩子一起……

    她在心中默念。

    往后的路还那么长,她会等着他、陪着他,所以,他也一定会平安的。(未完待续。)

    ...

 ...  

    欢迎阅读《重生之幺女难为》最新章节,由华文写作更新

    本文地址:http://www.hwxz.com/book/128/128806/

    欢迎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