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锦绣

/

番外:玫姐儿

    饭后,张怡枫将师妹送回了家,在半路上遇到了刚回府的师傅。》說

    “怡枫今天怎么来了?”师傅知道张怡枫最近很忙,也有好奇张怡枫怎么这两天没事就往自己的府上来。

    “今天师妹去我府上了,我刚将她送了回来。”张怡枫神情淡然的道,“师妹最近是不是遇上什么事情了?”

    “哦?我们去书房吧,正好为师有些话要问你。”师傅摸了摸自己的胡须严肃的看了一眼张怡枫道。

    到了书房,待二人坐下之后师傅又开口问道,“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显然是在问张怡枫刚才的那件事情。

    “最近师妹经常来找我。”张怡枫苦笑着道,随即又将最近师妹频繁的出现在他的视野,并且有好几次因为实在没办法不去理会她的哭诉只能耐着性子去陪她游玩的事情都告诉给了师傅。

    其实刚才,在见到师娘的时候,张怡枫就想来着,但是看到师娘看自己的眼神,张怡枫觉得自己还是闭嘴的好。

    那眼神十分的热络,特别是看到师妹鸟依人般的站在张怡枫的跟前,师娘就更加高兴了。

    师妹能够频繁的出府,恐怕这后面也有这位师娘的默许吧。

    张怡枫漠然,他想自己还是找个时间跟师傅一下吧,没想到就给遇上了,那这些话自然是要出口的。

    “师傅,您也知道我,在娶我家娘子的时候,我是当着岳父岳母的面承诺过,这一辈子就只守着她一个人好好的过日子。”张怡枫完又严肃的道,“我一直很羡慕师傅跟师娘还有我岳父母的幸福,我希望我跟玫儿也能有这样的幸福。”

    师傅被张怡枫这通话的老脸一红,良久之后才叹了一口气,“这件事师傅知道了,是师傅没有将她教好。”

    没想到女儿和自己的老妻竟然在背后搞了这么多的事情出来,而且还打着这样的主意。

    至于后来师傅是怎么处理这件事情的,张怡枫就不知道了,他觉得有些话明白了,就不必再去理会了。

    只是他到底是高估了他师傅在家里的地位了。

    师妹在那之后是有一段时间不再出现了,但是也只是一段时间而已。

    而且,在那之后,师妹不在去张怡枫的衙门外面等着他了,而是改了策略,经常会出现在张府。

    有时候是去找我的婆婆聊天,当然更多的时候是来我这里。

    呵呵哒……现在她终于不把我当空气了。

    不过这些并不影响我的心情,反倒是我那个婆婆几次语重心长的跟我,要我多心那个师妹,看着外表柔柔弱弱的,其实伤起人来才是最心狠的。

    我很感激我的婆婆,“娘,您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谢谢娘。”

    我将头窝在婆婆的怀里,我觉得自己好幸运,能够遇上这样的一位开明的婆婆,她对我也是真心的当成女儿来看待。

    这一天,师妹又来了。

    师妹一来就跪了下来,丝毫没有顾忌整个屋子里还有这么多的丫鬟下人,我坐在那里没有动,不知道她这又是在整什么幺蛾子。

    结果她刚跪下没多久,外面就传来丫鬟给张怡枫请安的声音,我嘴角讥讽的一笑,原来是在这里算计我呢。

    “姐姐……”

    “师妹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刚一进来就趴在地上了,难道是这些天跑太勤快了腿疼了?你可别叫我姐姐,我家妹妹现在还在拜月国呢。瞧着孩子,摔一跤怎么连称呼都不懂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将师妹扶起来。”

    “别一会儿要是相公或者师傅师娘来了,看着好像是我们在欺负师妹一样,是不是师妹?”

    张怡枫冰冷的眸子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师妹,转过头对我温柔的一笑,“吓到了吗?”

    我摇了摇头,随即看到跟在他身后的师傅。

    师傅老脸通红,“孽障,还不给我起来。”师傅的老脸都被这个师妹给丢尽了。

    “师兄,我求求你了,姐姐,我从就喜欢师兄,我这一辈子除了他谁也不嫁。”师妹跪在地上哭的可怜兮兮的,“你可能不懂我对师兄的感情,你不会懂的。”

    “对,我是不懂你的那个所谓的感觉,在我看来就是自私。”我就着张怡枫的手站了起来看着师妹,“你觉得你那个是爱吗?你觉得他开心吗?你喜欢的他就应该也要喜欢吗?这是哪门子的道理?我只知道感觉从来都是双方的,两情相悦。”

    “可是你看看我家相公,他现在看到你就头疼,你应该感到庆幸,你是师傅的女儿,如果换一个身份,你觉得相公还会多看你一眼?”

    “你再看看师傅,在你这些话的时候,你可有曾想过他老人家?师妹,你从来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你的感情就只有你。”

    “你的话不必出口,我是不会答应的,我爱他,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来破坏我的家庭,任何人都不可以。”

    “你这个妒妇……”

    师妹还想站起来打我,还没爬起来冲过来,我就已经被张怡枫带到了安全的位置,“师傅,带她走吧,我以后不想再见到她,她不要出现在我们夫妻面前,否则……”否则那子师徒的情谊就没有了,而他也不会再估计师傅的脸面不出手了。

    这一次已经让娘子受了很大的委屈了。

    张怡枫后面的话没出来,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他的意思,师妹更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不住的摇头再摇头。

    后来据师傅一家搬离了京城,从此以后我们真的没有再见过他们。

    再后来,我和他的生活还继续着,也还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桃花事件,但是我们都经历了考验这么一路走了过来。

    当我们老的时候,我的女儿围在我的身边羡慕的跟我,“娘,以后我要找个像爹一样的相公,我想跟娘一样的幸福生活。”

    再后来,我们张家的家训里面多了一条:男子四十岁之后无子才可以纳妾,而张家的女子不许给人做妾,否则赶出张家。

    这就是我的生活,虽然可能有些平淡,但是我喜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