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不会轻易狗带

/

271 夜很长

    

    沈含章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扭扭捏捏的人,她向来不是特别聪明,所以一旦认准了什么事情,总是非常直接的去做,而不是犹犹豫豫思虑再三。

    但柴绍不一样。

    她阴差阳错进入他的世界,从一开始的相看两相厌到现在的相知相爱,她其实一直处在被动的地位。

    被动的闯入,被动的承受,被动的再次闯入。

    即便此时此刻两人紧紧相拥,她心中依然有股无法言说的怅然。

    或许是因为自从两人相爱,便总是处于动荡之中吧。

    经历这许多种种,这让她想的越来越多,勇气却变得越来越少。

    她回想起当初,她敢对着根本不熟的柴绍嗤之以鼻、拳脚相加,不得不说那个时候胆子真是大得很呢。

    两人甫一见面便滚在一起……哦不,打在一起的场景好似还历历在目,可转眼半年之间,却已经变了那么多。

    沈含章忍不住失笑。

    柴绍挠了挠她的掌心,低声问道:“笑什么?”

    “我在想咱们两个第一次见面呢。”沈含章用后脑勺蹭了蹭他的脸。

    两人似乎已经许久未曾这么静下心来聊天了呢。

    甚至于就算聊天,也只是说些政务上的话题,或者其他人的事情,于情感之事却已经甚少提及,虽还是心照不宣,但多少却多了几分隔阂。

    但在这个萧惠群离开的夜晚,沈含章心中愁肠百结,而柴绍却也并非是想拉着她做有爱的事情,只不过是希望她能舒展长眉。

    不巧却让两人在这寒冬深夜,回忆起了往日。

    柴绍脑海中早就随着沈含章回到了第一次见面时候,他忍不住也勾唇浅笑,将人拥的更紧,道:“朕当时第一次见你,真是恨不得直接将你掐死。”

    “这么丑的一个女人变成了朕,简直是在侮辱朕。”这是他当时最真实的想法。

    沈含章反唇相讥:“就说你审美有问题嘛!其实是我觉得被侮辱了才对,你都不知道我从你身体中醒过来,然后发现自己胖成一个球,有多想去死吗?”

    “朕那是健壮。”

    “就是胖啊,胖的天怒人怨。”

    两人争了几句,最后一起笑了起来,沈含章转过身来,面对着柴绍:“你说,如果你依然还是那么胖,我会和现在一样爱上你吗?”

    “那是必须的。”

    柴绍毫不犹豫的挑眉:“朕的人格魅力摆在那里呢,就算审美不同,你也毕定会爱上朕。”

    沈含章伸手捏了捏他尖尖的下巴,嘲笑道:“不要脸。”

    “朕是自信。”

    柴绍微微低头,用嘴衔住她的手指,轻轻的用牙齿磨了两下,随后含含糊糊的说道:“朕是这个世界上最有魅力的男人,你必须得承认。”

    这语气……

    怎么有一股‘便宜你了’的傲娇感。

    沈含章失笑,最终附和着点点头:“你说的对,我的陛下。”

    “朕的小豆芽最爱说实话,这一点比较招人疼。”柴绍忍不住的洋洋得意。

    说着说着,好像两人第一次换身体的那段时间,却是过的最开心的一段时间。

    虽然互相嫌弃,可每一天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人,心中有会隐隐生出愉悦的心情呢。

    柴绍说的对呢,即便他没有变瘦,她最后也会爱上他的。

    他因为她放弃自己的审美,她也必将会因为他而放弃自己的审美,不为别的,只因为这时间独这一人,天生就是为了他们彼此而准备的吧。

    没有猜忌没有隔阂,两人就这么走到一起,似乎比别人都要幸运了许多。

    柴绍听着她心中的话,忍不住的勾勾唇,额头贴住了她的额头。

    沈含章睫毛颤了颤,伸手抱住了眼前的人,主动的递出了自己的唇。

    柴绍微微一愣,但很快反守为攻,呼吸之间全是她的香甜,他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最终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手紧紧握住她的肩膀,却始终没有往下。

    一吻之后,两人的**皆有些不匀,沈含章红着脸,低声说道:“我愿意呢。”

    “愿意什么?”柴绍声音低哑,说出的话却让沈含章恨不得一脚把她踹出去,“你得告诉朕呢,不说朕怎么满足你的要求。”

    这人明明知道,还偏偏……

    沈含章咬了咬唇,故意的要扭过身去,“什么都没有,我要睡觉了。”

    尚未翻身,便只觉眼前一黑,柴绍已俯身在她的上方,昏暗之中,她只能看到他亮如星辰的双眸,里面像是蕴藏了一股火,在燃烧着他,更在燃烧着她。

    沈含章控制不住的吞了吞口水。

    “小豆芽……”

    柴绍低低的唤她,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只是温柔的将唇印在她的额上,一点点吻遍她的脸,最后落在她红润的唇上。

    先是浅唱再则深入,两人**于这个吻,却又不止于这个吻。

    夜还很长。

    沈含章睁开酸涩的眼睛,想要挪动一下身子,却发现全身酸痛,像是被什么东西碾过一般。

    她狠狠的磨了磨后槽牙,可不是被碾过嘛,被某个人……要知道,她昨晚得做了多大的努力,才没有把柴绍给踹下**去。

    她只道话本子上写的洞房夜会非常疼,可也没有告诉她会这么疼啊。

    早知道……

    沈含章锤了锤**,早知道……应该把人踢下**去的。

    “你舍得啊?”耳边响起柴绍的声音,沈含章吓得转过头去,便看到柴绍呲着牙心情正好的看着她。

    沈含章:“……”

    她拉过被子完全盖住自己,闷声道:“你怎么没去上早朝。”

    柴绍笑着道:“早朝已经结束很久了。”

    他回眸看一眼外面的天色,道:“现在已经是午时了,小豆芽。”

    她竟然睡到午时?

    沈含章气急败坏的掀开被子,恨声道:“这一切都赖谁呢?”

    “多谢小豆芽夸奖。”柴绍非常欠扁的说道。

    沈含章翻了个白眼,“我没有夸奖你。”

    柴绍俯身在她唇上印下一个吻,然后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小豆芽睡到现在,不就是在夸朕昨晚的卖力吗?”

    “朕让你满意了,对不对?”

    沈含章:“……”

    真想一口老血喷他身上。

    那啥之后,柴绍的脸皮好像变得更厚了呢!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