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炼气士

/

第八十九章 医疗纠纷

    

    苗寨一行,杨母很是满意,自己儿子果然是有本事的!

    以前她总是担心儿子因为家境不好,娶老婆的彩礼都成问题。要知道,现在在她们这里,娶媳妇最最基本的“万紫千红,一动不动”,就目前来说,少不了得准备个百八十万,可不是他们家目前能负担得起的。

    杨母自己曾算过这样一笔账,自己是个没本事的,从杨凡兄妹上学开始,她自己不分昼夜的挣钱,也仅仅是维持温饱。拉扯大两兄妹就已经是她最大能力。这些年,他们家的存款从未超过十万,连房子首付都不够,目前还都是租房住的,她本以为儿子杨凡结婚最少也得是近三十,他自己有能力挣钱买房买车,哪想到儿子一转身,给自己找了个白富美儿媳。光从近几日山家的生活做派上,杨母不难看出人家那是低调的奢华。

    虽说自己不是那见钱眼开的势力人,可儿子毕竟能少艰苦奋斗十几年,

    在山苗寨磨磨蹭蹭,前后待了将近一周,杨母这不是不放心家里那位小祖宗杨馨,今年可是小闺女上大学的关键一年,可别出了什么差子。杨母这才依依不舍的跟未来儿媳和她家人惜别。

    杨凡近几日忙着跟在医疗队各个寨子跑,宣传义诊,可谓是早出晚归,今天好不容易抽出半天时间,就是为了送自家老妈回省城。为此市医院的带队李南守可没少给杨凡脸色。他可不认为杨凡这小子有了军方的身份就能在他地盘上作威作福,上次这小子玩失踪,一失踪就是两周,要不是斐老给他说情,他肯定会在杨凡这小子的实习报告上打个大大的差评。

    “凡凡,你可要好好对山娉知道吗?妈妈我先回家了,你这次义诊一结束,记住带着山娉一起回来,你姥爷他们可是等着喝外孙媳妇茶呢!”杨母不厌其烦的第一百次唠叨,边说还边拉着山娉,一副要把人带走的架势。

    杨凡总算见识到三个女人一台戏的威力,老妈拉着未来儿媳,未来岳母拉着老妈,三个人喋喋不休,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些话?没见火车快开了吗?

    “妈,行了,我知道了!你都念叨上百遍了!你快快进车厢吧,车快出发了,卧铺我给你铺好了,这是票据号码,自己一个人路上小心,到家了给我或者是山娉回个电话啊!”杨凡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这些都是未来岳家准备的特产,杨母觉得不收不好。

    好不容易挤进火车里,杨凡一通忙活,这才将老妈这尊大神送上车。

    山娉含着泪,这会她可是舍不得自己婆婆走,相处一周,她在她老妈的帮助下,可是将未来婆婆的脾性摸了个透。根据她阿爸说呀,这杨凡这小子的罩门就是他家人,自己嫁过去,不光要守住杨凡的人,更要守住他家人的心。

    山虎趁着杨凡和自己闺女都在,拉着山娉母亲和弟弟山豹他们,眨眼睛消失无踪,临走还美名笑道:“你们年轻人一起走走,我们年纪大的就不掺和了。这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还有事先走一步,你们不要管我们,该吃饭吃饭,该玩的去玩啊!”

    山娉点了点头,杨凡听未来老丈人这么说,只能留下陪山娉。说真的,他和山娉见面总共加起来一只手都数的过来,现在她都成了自己媳妇,不陪陪有些说不过去。

    午餐就在火车站附近的苗家特色餐厅“山里人家”吃的,山娉坚持来这里,点了几个特色菜,杨凡不喜铺张浪费,所以山娉也按照他的意思去做。

    山娉跟苗家老板要了一瓶土酒,说是温精养肾的妙品,附近很是有名。给杨凡倒酒的时候,看到这厮表情古怪的看着自己,忽然想起杨凡前些日子笑话自己酒量三杯就倒的囧态,恼怒的嗔了杨凡一眼,随即扑哧一笑。

    在杨凡记忆里山娉很少笑,不过笑起来的时候,红唇弯弯,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很有特色,拥有两颗尖尖的虎牙,看起来异常的俏皮可爱,笑起来的时候,满脸酷酷的表情顿时冰裂,杨凡不由得微微一呆,凭心而论,他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山娉也是如此之美,跟他初次相见的那种谪仙之美判若两人,这时他的心顿时漏跳半拍。

    慢悠悠的陪山娉将大半个县城玩遍,看看天色,已然不早了,杨凡拉着满载而归的山娉,一起去停车场取山地越野车,准备打道回府。

    说到车,杨凡现在开的这辆改装悍马可是从程冰那临时借出来的,别说好车就是好车,相对于普通车好比天路的山道,杨凡他们没受什么颠簸就轻易把车开到了大杨树村村口。

    一进村,杨凡就发现他们医疗队临时物资大本营的门口被几十个当地苗家大汉把大门给堵的水泄不通,六个花圈一字形排开,将进入的道路挡得严严实实,还有两人打着条幅,上面写着几个触目惊心的大字——庸医害人,还我闺女生命!

    杨凡不禁皱了皱眉头,想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医疗纠纷吧,真是晦气,想不到出去一会就遇到了这种事情。他摁了摁喇叭,示意这帮人让开,哪想立马有两个凶神恶煞般的汉子冲了上来,指着车内的杨凡和山娉然后用力摆了摆手,嘴里还用苗语骂骂咧咧的说着什么,态度甚是嚣张的示意杨凡他们让行。就连山娉出面好言相劝,换来的只是一行人恶狠狠的言语攻击,虽然杨凡听不懂苗语,可见山娉一脸愤怒的模样,他也猜到几分。

    杨凡的唇角泛起一丝冷笑,近来他可是见识了众多的山野刁民。古语有云,穷山恶水出刁民一点不假,他们这次出来义诊,据说有近十位坐诊医生被当地人给狠狠的修理过,再加上前些日子毒蟾一行人,杨凡心里早就窝满恶气,别人不找他的事情他都想找事,现在看到有人要找他茬子,顿时生出要借着这件事发泄发泄的想法。

    杨凡将山娉拉回来,关好车窗,又慢条斯理的摁了摁喇叭,这就是**裸的挑衅了。

    那两名汉子显然被激怒了,其中一个人拿起地上的石块直奔杨凡前面的挡风玻璃砸去,顺道还用力拍了拍汽车的引擎盖;另外一个更是嚣张,不知从哪摸出一把铁锨,走向杨凡身侧的车门,抬手想要呼向车门,没等他铁锨拍到车门,杨凡已经猛然推开,车门重重撞击在那汉子的身上,那汉子顿时立足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等他从地上爬起身来,杨凡已经从车里走了出来,抬脚就揣在他的脸上。

    这下顿时捅了马蜂窝,原本聚在医疗队大本营门外的几十口子人全都围了上来,把杨凡和车上的山娉团团围在中间。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