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嫁到

/

第六章

    “赵云歌,你简直气死我了.......”孟栩苒的声音响彻了整整间房屋。

    云歌的脑袋猛地一缩,不用思考就连忙就要往回跑,结果婚纱的摆太长,还没跑两步就被绊住了,还差摔倒,幸亏孟栩苒生气归生气,看到云歌要摔倒,还是连忙跑上前来扶,这才避免云歌摔倒。

    将云歌抱在怀里,孟栩苒的脸依旧臭的不行,特别是看着云歌身上这件衣服,更是嫌弃的要死。

    “赶紧给我脱了,也不看看像什么样子!”

    云歌却是脖子一硬:“就不脱,不仅我不脱,你也得陪我去照婚纱照。”

    孟栩苒给云歌的那套喜服不仅云歌有一件,孟栩苒其实也有一件,前几天孟栩苒还带着云歌,穿着这套衣服去了一家承接古艺术游览的地方,拍了几张照片,照片很精致,穿着那样的衣服更是显得无比的精致,但是云歌将几十张照片洗出来一看,鼻子都差气歪了。

    只见那些照片不是危襟正坐,就是两人并肩站立,反正也就是背景不同,其他的没什么两样,特别是孟栩苒不管任何时候都板着一张脸,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一张年画,根本看不出结婚的喜庆。

    “想让让我穿的和你一样,休想”孟栩苒想也不想就拒绝了,这衣服他是打死也不会穿的,不仅如此,看到云歌身上这套衣服,孟栩苒还试图脱掉云歌身上的婚纱。

    云歌连忙抱紧双臂,还将拉链死死的攥住,可即便如此,孟栩苒也是一眼找到了拉链的位置,眼看孟栩苒就要得逞,云歌更是不干了:“孟栩苒,你就答应我呗,再,人家都能穿,怎么我就穿不了啊”云歌完,顿时扭捏了一番,随后才心翼翼的看着孟栩苒:“那个,最主要的是,现在若是不能穿,我可真就穿不了了。”云歌着,就漏出了一丝泄气的表情。

    孟栩苒有些狐疑的看着云歌,最主要云歌这话里有话的,怎么听都晓得不对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歌狠狠的瞪了孟栩苒一眼,语气不善的道:“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了,我现在能穿,但是在过几个月,那腰身肯定穿不了了。”

    孟栩苒要是在听不懂,那就真是傻了,顿时脸色猛然一变,捏着云歌的胳膊都变得心翼翼,慢慢的将云歌放到了沙发上,这就开始给云歌号脉。

    也幸亏孟栩苒算是一个博学的人,所以号脉这种事情也是门清。

    看着孟栩苒将手搭在自己手上,云歌却是半靠在孟栩苒的怀里,心的观察者他的表情,企图看出什么,只是却是怎么也没看出不同来,心里恨恨的想自己都和孟栩苒相处这么久了,竟然都不能看出他的表情,这让云歌都有些挫败。

    好半天之后,孟栩苒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看向云歌的时候也更加心翼翼起来,像是在面对珍稀珠宝一样,心翼翼的样子,让云歌看的十分愉悦。

    云歌本来还不敢确定,现在看到孟栩苒的样子,就确定无疑了,嘴角也跟着翘起:“孟栩苒,怎么样了?”

    孟栩苒看着云歌身上的衣服,只能叹了一口气:“随你吧,不过好,也就这一次,以后不许任性。”

    云歌很想我什么时候任性了,明明是你自己毛病多,但是见孟栩苒已经答应了自己照婚纱照,自然不会在口头上在刺激他,嘴角一扬,直接窝进了孟栩苒的怀里。

    “其实我也不是专门要和你作对,但是婚纱是每个女孩儿的梦想,你就当圆一下我的梦好不好。”云歌的声音低沉,以前生病的时候,觉得婚纱遥不可及,现在男人都有了,却还是没有婚纱,云歌自己都觉得不舒服。

    呦不过云歌,最主要的是现在云歌不是一个人了,肚子里现在多了一个人,所以即便孟栩苒满脸的嫌弃,最后还是带着云歌去了离家最近的照相馆。

    不是不想去更好的,而是孟栩苒根本不许,是双身子的人,能不折腾就不许折腾,所以才选的这家。

    这家婚纱店其实也不算,装修也很上档次,所以云歌也没挑拣,直接就同意了。

    当云歌穿着洁白的婚纱站在孟栩苒旁边,自己这次总算是得偿所愿了,笑的也更加开心了。

    孟栩苒虽然现在依旧有些不愿意,但见云歌笑的这么开心,孟栩苒只能摇摇头,忍者发脾气的冲动,任凭摄影师摆弄。

    最后一张张照片,就慢慢的呈现在了眼前,云歌也终于圆了这婚纱梦。

    日子过的很快,八个多月后,还是那家医院,孟栩苒的身上也缠着绷带,站在手术室前,紧张的看着前面的红灯。

    他身上的钢钉已经在十几天前拆掉了,因为当初钢钉是在这里放进去的,所以现在自然也是在这里拆更好,最后云歌和孟栩苒两人只是商量了一下,两人直接回到了t省。

    孟栩苒要取钢钉,要在这里住院,至于云歌则是觉得这个医院亲切,所以准备在这家医院生孩子。

    先是孟栩苒的手术,随后云歌就也搬了进来,结果才过了十几天,云歌也发动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手术室内外寂静无声,孟栩苒都能听到不远处的摆钟传出的滴答声,手术室的大门隔音力度很强,站在外面根本听不懂里面的任何声音,可越是这样,孟栩苒越是焦躁,但他现在似乎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焦急的站在手术室外,不停的踱步。

    云歌则是瞪大了双眼在手术室里,医生护士都在一旁紧张的准备着,医生应孟栩苒的要求,一定是女的,也幸好这是妇产科,女医生还是不少的。

    云歌想顺产,因为顺产不管是对孩子还是大人,应该都会好的多,只是其中的痛苦却是不足为人道。

    就在云歌有些支持不住的时候,孟栩苒却是换了一身衣服跑进了手术室。

    云歌即便身上疼痛,但也是第一时间看到了孟栩苒:”你进来干什么?赶紧出去!”

    孟栩苒却是双眼通红的看着云歌,使劲的摇摇头。

    云歌更激动了,在大乾男子进产房是不吉利的,虽然云歌相信孟栩苒不会在乎这些,但是云歌在乎,她虽然天天将孟栩苒是土包子挂在嘴里,但是却不想孟栩苒心里不舒服。

    医生和护士对云歌笑了笑:“别激动,宝贝马上就会出来了,您丈夫在这里陪您也没什么不好的,放轻松一。”

    孟栩苒见医生护士这样,也连忙随身附和道:“我问过这里的人,很多陪产的,他们陪得,我就陪不得了?”

    孟栩苒的斩钉截铁,云歌却是没有力气和孟栩苒争论了,因为云歌更疼了,像是要被撑开一样的疼。

    “放轻松,没事的,你的胎位很正,顺产应该很轻松的,没事,好的,好的,我看到头了,好深呼吸,呼...吸,....”

    随着医生温柔的话,云歌也跟着呼吸起来,只是一瞬间,云歌猛地一疼,就感觉什么东西脱离了自己的身子。

    孩子一生下来,旁人先不,云歌是最先松了一口气的,怀胎九个半月,云歌从来没有感觉像是现在这样轻松。

    “是个儿子,六斤四两,孩子很正常,不过按照我们医院的规定,还是要在保温箱里先住上两天。”护士更云歌和孟栩苒解释道。

    云歌连忙了头,至于孟栩苒,这会儿根本没注意那个要在保温箱里住两天的孩子,只是全俯身心的看着云歌。

    “云歌,辛苦你了。”

    云歌打了个不大不的哈欠,双眼朦胧的看着孟栩苒:“那也是我儿子,我这会儿好困,你赶紧给他想名字,我睡一会儿去。”

    第二日云歌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见孟栩苒就定定的坐在云歌旁边,看着他泛红的双眼和眼角的黑眼圈,云歌那里能不知道他这**根本没睡。

    “你这是在干嘛,生孩子的是我,我都没累成你这样,你到成了这幅模样,还当我欺负你了似的。”

    孟栩苒向云歌轻轻的靠了过来,和云歌靠在了一起。

    云歌用手推了孟栩苒一下:“离我远,我现在身上肯定脏死了”虽然在生下孩子之后,护士也帮云歌清理过,但那也仅限于擦一下而已,出了一身的臭汗,根本不用想,云歌现在的身上,肯定不好闻。

    “爷不在乎”孟栩苒着,靠着云歌更近了,就在云歌怀疑孟栩苒是不是吃错药了的时候,只听旁边的孟栩苒声的道:“这生孩子太艰难了,不过现在男孩已经有了,以后就不用在生了,我想好了,孩子的名字就叫孟瑟骢怎么样,不准不好,我想了整整**。”

    云歌听着孟栩苒轻声的话:“孟瑟骢吗?名字挺好的,只是你确定不让他姓周?”

    孟栩苒慢慢的握住云歌的手:“不用姓那个姓,那个姓不好,我不姓那个姓,你也别姓那个姓,即便三年之后,咱们也不去掺和那些事情,至于儿子他自己怎么想的,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也管不了的。”

    云歌对于他这种维护的心意,只觉得满心的欢喜,轻轻的勾了勾他手,冲孟栩苒露出一个笑容来。

    云歌一笑,孟栩苒也在旁边回她一个笑意:“你放心,一切有我。”

    “等在这里的时间过去了,看过了他们之后,你跟我一起去狮子国玩玩吧。”孟栩苒躺在云歌旁边提议到。

    云歌好笑的看着孟栩苒:“你确定,狮子国可不是大乾,就你那臭脾气,去了狮子国,别真的喂了狮子。”

    孟栩苒的嘴角渐渐扬起:“你舍得我去为狮子?”着,握着云歌的手更紧了。

    云歌满脸的笑意:“自然是舍不得了,真要让你喂了狮子,我将来怎么办,还有你那儿子,你可别想丢给我照顾,这以后换尿布什么的,都是你的活。”云歌自己怀了孩子,已经受够了罪了,可不想接下来继续受罪。

    旁边的孟栩苒连忙答应下来,只是他却是心里在想着,云歌想麻烦,难道他不会请人,不是据这月嫂就是干这个的嘛。

    云歌出院这天,是孟栩苒开着车来接的,即便是旁边不时飞速行驶过不少车辆,但是孟栩苒开的这辆车,却是慢悠悠的往回开。

    看着玻璃上凝结着的水珠,云歌看向了窗外,只见一片一片的雪花从天而降,这日子过的真快,又是一年过去了啊。

    云歌和孟栩苒租住的是一间四合院,不过这个四合院却是没有多大,且还是在六层楼的楼上,别看款式简单,但是价钱却绝对不低,不过不管是孟栩苒还是云歌,都很喜欢这种款式,所以即便上下楼十分不方便,却也是住了过来。

    过了两天,雪停了。屋上,院子里一层的积雪。孟栩苒拿了一把扫帚在清理院子,只是本来白茫茫的覆盖了地面一层的白雪,被孟栩苒扫的一道一道的,反倒没有最开始好看。

    “你当我愿意,我这不是看你天天待在屋子里不出来,现在我将雪扫了,你不是时不时能出来溜达溜达。”

    云歌抱着孟瑟骢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孟瑟骢大约是没有见过雪,一出屋子,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珠子,看着那些无处不在的白雪。

    孟栩苒放下了手里的扫帚,慢慢的走到了云歌旁边,这里唯一的好处就是,即便外面冻死个人,屋子里却是四季如春,只是不知道将来我们回去了,你还受得了那苦日子不。

    云歌却是翻了个白眼:“苦日子?你这苦日子的定义真是不知道怎么的,不过不管是苦日,子,还是好日子,既然我跟了你了,什么日子也受的。”

    听到云歌的话,孟栩苒笑的很开心:“你自己的,将来可不要后悔,反正我可是记得了,即便你将来忘记了,我也会记得的。”(未完待续。)

 ...